nba新浪体育台:為了拯救P圖女孩,INS下架所有整容濾鏡

下载新浪体育 www.466847.live 網紅美女的自拍大概是世界上最虛假的存在,能讓親媽端著放大鏡看都認不出來。 要知道,如今沒有什么丑逼是一個濾鏡拯救不了的; 如果有,那就再套幾個濾鏡。

動動手指就能一鍵變美,這種神器當然不只是在國內受歡迎,老外更是玩上了癮!在Snapchat、Snow和Instagram上,到處都能看到這種花里胡哨的自拍,或美艷或搞怪。

而且為了延續濾鏡的熱度,有些社交軟件還允許用戶自己設計、上傳濾鏡以供其他人使用。什么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早就在這個全民濾鏡的時代見鬼去了。

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上個月,熱衷于推銷濾鏡的 Instagram 卻突然扇了自己一巴掌,它宣布要移除平臺上所有與整形相關的AR濾鏡,還處于審核當中的也不能上架!這一舉措直接讓許多愛美的用戶傻了眼。

雖然 Instagram 沒有點名哪些濾鏡會被封殺,也沒有列出「與整形相關」的評估標準,但用戶們心里明白,只要該濾鏡能夠改變人的容貌就會被歸類為整形濾鏡。像什么瘦臉、豐唇、隆鼻之類的,別想再用它們拯救顏值了!

其中有一款名為 Plastica 的濾鏡就被列入了死亡名單。它能將使用者的臉型嚴重變形,呈現出整容后顴骨突出、眼窩深邃、嘴唇豐厚的模樣。比如下面這位老哥,套上該濾鏡后騷得我眼睛都睜不開。

還有一款叫做 FixMe 的也被封殺了。它更直白,能在使用者臉部畫上整形前的指示標記,并注明哪些部位需要「拉提」或者「增厚」,甚至還可以加上瘀青,展現術后恢復期的狀態。

這么「實用」的濾鏡,為什么要封殺它們呢?Instagram 給出的理由是:防止這些濾鏡傷害用戶的自我價值認知,從而跑去整形醫院整成自拍照的樣子。

聽起來似乎有點扯...“誰TM腦抽了會因為一個美顏濾鏡跑去整容?”但在很多西方國家,這樣的事情已經屢見不鮮了!去年,一篇刊載在《美國醫學雜志‧臉部整形外科》上的文章就指出,Snapchat和Instagram等社交軟件可以讓人一瞬間就擁有完美容貌,因此現在有越來越多的人會帶著加過濾鏡的自拍照去求助整型外科,要求醫生把他們整成照片中的自己一樣。

比如今年27歲的 Gabrielle Taylor,以前的她長這樣,對自己相貌還是挺滿意的。

可自從接觸到美顏軟件后,Gabrielle 發現自己原來還可以變得更美!于是,每隔一段時間她就會跑去整形醫院,給自己的面部和唇部注射肉毒桿菌,每次花費200英鎊,至今仍無法自拔。

還有居住在倫敦的 Lucy O'Grady 女士。她是一位年輕媽媽,平時特別喜歡在社交媒體上po自拍照,別人的點贊就是她快樂的來源~

就這樣,Lucy 在社交媒體上收獲的虛榮心越來越膨脹,也越來越嫌棄現實中自己的樣貌。后來,她干脆拿著自拍照去求助整形醫生,對自己的臉進行了一系列微整,包括面部填充、縮鼻等等,總花費超過3000英鎊!

是不是覺得這些人都走火入魔了?其實她們是得了一種叫做「Snapchat 身體畸形恐懼癥」的心理疾病。這種病就是由 Snapchat、Instagram 這些帶有美顏功能的社交軟件造成的。它會讓人沉迷于網絡上精修過后的自己,使他們失去自信、陷入焦慮,甚至求助整形技術,想把現實中的樣貌變得跟自拍一樣。

來自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整型外科主任 Patrick Byrne 就認為:「Snapcha t身體畸形恐懼癥」這個問題的本質在于自拍時代的人們,只注意到自己的外型。雖然照片從很早以前就一直存在,但從來沒有像這個時代一樣,人們每天都能看到自己的臉幾十遍...如此一來人就會有越多的時間去對比現實中的自己和自拍照中的自己,從而逐漸對自己的外型感到不滿。

現在知道 Instagram 為什么要封殺這些整形濾鏡了吧?都是為用戶的心理健康操碎了心??!但說實話,下架濾鏡的做法治標不治本,就算沒了這些濾鏡,愛美的人也會找其他美顏軟件修完再發的!

美應該是多樣性的,人的審美也是。又不是所有人都喜歡什么大眼睛、蘋果肌、尖下巴,尤其是在這個網紅臉泛濫的時代,千方百計把自己整成一個標準的模子,真是蠢到家了。

更多精彩內容 微信掃碼關注公眾號



{ganrao}